Topaz
Topaz 's Blog

Topaz 's Blog

离开武汉的这2年!

Photo by Willem Chan on Unsplash

离开武汉的这2年!

Topaz
·Feb 7, 2013·

1 min read

转眼离开武汉工作已经2年了,回忆这2年的时光一幕幕难忘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从最初在软帝和徐云飞出差到上海。住的是杨浦区基本每天都会去吃楼下的铁板烧。因为不习惯上海的厕所每天跑去对面商场上厕所。到上海没有想像中的宾馆没有豪华的单间2个人住着一个不到8平米的小单间而且还没有大门钥匙如果回晚了就得从厨房的窗户翻进房里。因为无聊有租屋没网络每周六周日会和徐一起跑去网吧玩一整天。在上海被外包的第一家公司叫感信科技,每天8号线从市光路坐到芦恒路走2公里到漕河泾开发区,一个常驻公司内部不到10人的公司,单总是我们的总负责一个很随和也很可爱的人,还有陈涛一个写了5年程序的大哥人也很不错,后来来了一个江历的小财务因为都是新入职的员工所以混的还是比较熟的也可能是因为徐经常很饥渴的去搭讪她所以印象比较深一点,因为我们从武汉外包去上海的本来工资很低在上海消费太高每月吃饭钱都不够还得向家里人伸手要,后来实在觉得太憋屈决定离开现在的公司在上海找份工作长期发展,离职的过程也是很曲折的当时提出离职软帝是不同意的,但是天高任我飞岂是一句不同意就能留住我的,当时公司还派了公司所谓的上海分部的员工也是上海唯一的一个固定员工来安抚我的情绪,然后去对面英业达聊了将近2小时扣的不能在扣的增加了饭补谈话无果我也依然决定离开这个公司,向感信说明了我的想法后很意外的单总居然想留我做他们本公司的员工,前前后后的交谈确实也给出了让我一惊的待遇5XXX的工资+包住宿在当时我的工龄来说这已经是很优厚的待遇了,但是最后我还是拒绝了其原因是因为我的待遇提高让徐很郁闷,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在离职期间我也拿到了一家公司的offer已经答应人家去也不好意思反悔,最后就以想做B/S开发为由离开这家公司,这段回忆其实是我这2年中最苦的,低工资、蚁族都不如的住宿条件,但是我相信这些经历不管是在我的事业道路上还是人生道路上都是有着不可取代的帮助,所以我不抱怨反而感到幸运。

离开了软帝之后我也准备了正真意义上的上海生活,我重新找到了我新的住处位于黄埔区的白渡路188弄一个不大的小区选择这里是因为离工作的地方近并且离外滩也很近,租金虽然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有点高但是还是住下了,因为房间的窗户可以直接看到黄浦江上的游船,让我有种家的感觉。最初入住也是因为厕所问题基本吧附近的公测都跑遍了 终于在小区马路对面的外马路找了个公厕,其实我这习惯也挺搞笑的 反正怎么憋都不习惯座便哎,以前小时候来上海待了一段时间还习惯过长大了反而怎么都不适应了,不过在找公厕的过程中也了解了对周边有了了解,小区马路对面外马路也叫老码头,这条街很多外国人在里面喝酒聚会每次经过都会有不同的感慨,然后小区后面是上海的一处很老的城区,也就是董家渡那一带,在这个区域里有各种市集、菜市场、小夜市、小吃店等价格也都不贵,这块区域也是黄浦区蚁族们的聚集地,可能是因为老城区的关系房价都不贵也有可能是因为都快拆迁了,不过虽然很旧很破但是这也是我在上海印象最深的地方因为这里充斥这老上海的味道,如果这些地方被拆迁可能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吧。 再说说工作上的事情我的新公司也就是之前offer的那家公司名叫上海恒融数码科技其实最初我是因为他们的项目呗吸引来的这家公司主要是对银行做软件开发,当时觉得给银行做软件肯定会给自己带来不少帮助,来到公司的第一天公司人事桂梅丽给我签了人事合同讲了我的福利薪资待遇 不高但是在当时的情况来说也算可以,后来是技术部的助理陈美雄(小美姐)来给我大概介绍了一下公司和项目的情况,话不多当天就去了客户方那里工作也就是中国农业银行软件开发中心很华丽的一栋大楼,上海高楼大厦都具有的绿色玻璃外表的大厦(不知道为啥上海的高楼大厦大多都是绿色玻璃做外表的 好像不用绿色玻璃做外表就不是高楼大厦似的)进去之后保安系统是很严谨的每一层都是有门禁我工作的地方好像是8楼上去之后按照小美姐给的联络人找到对方带我进办公区,这位也是我在这个公司第一个项目组的同事王世康黑黑的 个子不高的小伙子 貌似和我一样88年的 不过这家伙刚开始很难接触不知道是技术很牛还是怎么的不爱理人有点装酷(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已然知道这孩子纯属装B- -),然后带我进入一个坐满人的大屋有客户方,我们公司的人加上我也就4个人而且另外2个也不属于我们的项目,康敏是公司的美工负责农行这边的软件界面设计,康敏是一个爱玩的大哥反正我是觉得挺爱玩的,什么星际2、DOTA、拳皇每天各种玩,然后就是周文斌一个很“奶油小生”是一个JAVA程序员,负责给农行做呼叫中心系统。这些也就是我在这边最初遇到的几个人了,后来我们自己的项目组也招来了几个同事,最先来的2个人一个叫袁璐一个叫邓威,先说说袁璐,一个很秀气的女孩尽管长得不漂亮但是还是给人一种好感。然后在说说邓威,邓威给我的第一感觉不像一个程序员,有点像农民,因为脸黑黑的驼着背的关系吧。不过对于这2人的到来王大负责人貌似是很不削的依旧是那装逼的嘴脸- -。后来来了一个28 9岁的大哥 荣卫星,看起来很在别人看来很沉默的一个人,可能是因为我们坐的近在项目组里面我们2沟通的是最多的,最后一个来的是孔润,一个很小巧的小伙子,应该也是和我同龄的,在之后的日子里也成为了我很要好的一个朋友。在说说我们做的项目其实这项目刚开始2周我完全没搞清楚客户是要我们做什么因为他们也很忙也没和我们沟通过项目需求,后来我们才慢慢知道原来是要做在线客服系统,也就是一个单对单的网页聊天工具,于是我们就开始折腾关于这个系统中的核心部分推送,经过几个月的学习研究我个人也是小有收获的,在这时一个改变我职业道路的因已经慢慢的向我接近,就在项目进行大概2个月的时候客户方突然要回北京本部开发。随之我们也得到了去北京出差的安排,不过出差的不是全部只有我还有王世康,另外荣卫星本就是北京项目组的所以也不算出差了,得到这一消息着实让我小开心了一下,其实之前我也是知道我们可能要去北京出差的,但是还是让我惊喜了一下,说到北京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烤鸭..作为一个吃货第一个想起这个也是很正常的 然后就是天安门、故宫、长城这些地方,反正总归是中国的首都嘛 去就当去玩玩了。随后的一周我准备了我要去北京的行头。其实在上海的几个月中我还搬过一次家,搬到了位于上海外滩边上的城隍庙这边的侯家路的一个很有老上海风格的小楼,房租很便宜300 一月空间也不大但是干净至少没有老鼠蟑螂什么的,其实我搬到这里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让我跟近距离的体验到了老上海的气氛,还有离外滩更近,出门就是城隍庙,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旅客都会有不同的体会。言归正传我准备好了行头等着这周五出发到北京。慢慢长路想了很多但是真正到了北京第一感觉是北京怎么这么破!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想法也不奇怪比起上海的繁华相比北京这座古都确实多了分繁华,而且我们当时所在的区域是北京的丰台区位于丰台的南2环 属于北京的老城区,再说了上海是一个经融城市相比北京肯定是多了更多的包装,不过北京也是不错的 丰台老城区就不说了靠北边的中关村 鸟巢 还有朝阳区都是很繁华的。

来到北京第一天我们去了位于朝阳区国贸的建外SOHO也是公司在北京的办事处(美其名曰分公司但我只敢称呼为办事处因为太小。),首先我到公司接待我们的是叫耿丹的北京小女孩,在北京这边负责行政工作的,我们来北京公司也没给我们准备好房子就在当天我耿丹还有一个叫巍威的大叔在丰台附近找了一天的房子最后在丰台区右安门的玉林小区找到了我们来北京之后的第一个住处,一个很老的两室一厅房子,因为我是第一个住进房子的 我很明智的选了主卧因为主卧是小床我想公司再扣一不会恶心到让2个男的睡这么一张小床吧,要让女生来我道是很乐意分出一半-_,- 后来王世康很兴奋的选了次卧的大床,不过就在当晚他就为他这愚蠢的决定付出了很可笑的代价,因为次卧的门是坏的坏的还很奇葩,门是球型锁但是锁扣有问题经常扣不出门 明明已经关好的门却会自己打开,所以那天晚上王世康就是被这么吓到睡不着然后卷着铺盖就来到了我这个房间,不过当然不是我和睡,是睡我旁边的沙发。。。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位于丽泽路的金唐国际经融大厦也就是中国农业银行的软开总部,一样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搞金融的绿色玻璃做的大厦,内部的保安错失更严谨了进大门就要刷门禁卡,在门口办了N久的来宾卡之后,终于进到了办公区,也是一排桌子不过还是很宽松的每个人大概有1.5米的空间 ,第一天去貌似很忙的王世康在那里忙这忙那的也不知道干嘛,因为当时我们这堆人中他是来的最早的 所以这边算是一个负责人,只是不挂名。我嘛开始也很忙不过也是瞎折腾刚开始没有美工我就帮着画设计图,还有前期的项目需求分析,王大少爷则是折腾一周折腾出了一个聊天界面的原型图,我本不想在这文章里面吐槽谁但是确实他自己对他自己的能力太高估了,设计完种种一切之后又做数据库设计,当然是王大少爷牵头,只不过设计的表。。。不敢恭维简直还不如一个初学者的设计思路。好了也不黑王大少爷了 鉴于回家都不忘工作的份上还是一个很负责的员工的。经过几周的折腾后我们项目组拿出了几个破需求和我做的几个破设计图交给了客户,意外的客户没说什么。。。这时我就感觉坑爹啊。后来我才知道我们的加入只不过是公司与农行之间利益的玩物,项目本身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一天公司就能在我们身上赚取到钱 农行领导也有回扣拿。 项目的事情先不想,来想想关于玩的事情,来到北京最大的目的就是来看看中国的首都,看看气壮山河的长城,看看雄伟的故宫,看看天安门城楼。折腾了一周的我们终于盼到了周六日的到来,计划是周六早上去长城,前一天晚上插好路线第二天早晨动身出发。

 
Share this